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兴红博客

 
 
 

日志

 
 
 
 

温暖的乡村,温暖的夜——读李明华的《夜》  

2010-08-12 11:5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识李明华,是在鲁迅文学院的第十三届高研班。我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之一,班主任的日常工作重点,是要尽快熟悉并了解学员。我的记忆筹码首先链接到学员的业务成果,比如写长篇的宁肯、盛可以、郭丽梅,写中篇的杨怡芬、王保忠、李辉,写短篇的杨帆、曹军庆;写散文的沈念、习习、陈原等。李明华呢,既写长篇也写中短篇,既写报告文学也写散文,另有散文诗集,看得出他能驾驭各种文学体裁,作品内容丰富,然坦白之,我的第一遍记忆筹码没有他。在这个班中,他一脸的笑容,笃定而从容,温暖而善良,肤色中泛透着青藏高原汉子特有的坚实与粗犷。这种笑容很少带有程式化的东西,现已不多见了,我分明能感觉到他的特别。然真正打动我,或者说在他让我这个班中留下印象最深刻,是在我读了他的小说《温暖的乡村》之后。

  那时我们正在为《中国作家一线》在鲁十三征集原创小说,在我一口气读了十几篇作品后,《温暖的乡村》跳入我的眼帘,那种即使生存失据也持守本份真诚的乡土依恋,朴素顽强但充满人性关怀的生存理想,那种魂牵梦绕难以割舍的乡土情结,以及小说中所营造的农民的精神世界和情感世界,带给我心灵为之感动为之震颤的审美体验,读后我就对这部小说爱不释手了。李明华的名字也在我脑海里变得丰满起来。他说,他写农村题材的小说源于他童年的农村情结,很小的时候村里的人都说他是个非常能吃苦的孩子,将来一定是个好庄稼人,命运没有把他塑造成一个好庄稼人,却成了为更多好庄稼人立言的代言人。

  他的新西部小说《夜》,以一个农村支部书记的在一夜之中对自己一生经历的回忆,描述了社会变迁转型期给农民带来的心理落差以及由不适应到逐步适应的心理历程,一夜浓缩一生,五十年跨越两个社会,是一部台地村人的生存史,也是整个中国的农村人在社会变革大潮中生存奋斗的缩影。

  李明华要为广大新一代农村人立言,他选择的对象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而是一个有着三十年支书经验的村官。在一定程度上,村官更了解农民,他了解农民的疾苦,了解农民的需求,为了能领导农民,他要比普通农民想得长远,想得高明,他也会比上层领导或者研究农民的专家更能给农民带来实际的利益。选择马长存这样一个村官,是小说的灵魂人物。他外表憨厚朴实,内心聪慧过人,对于农村工作游刃有余,得心应手,无论是农村政策的落实,还是民事纠纷、生产生活、婆媳邻里,他都能一呼百应,他满足和享受着这种集中的权势带给他的快感。他在做农村工作的时候给自己总结了百无不胜的“小九九”,那就是左右逢源、八面玲珑,最大程度上保护和争取农民的切身利益。在一九五八年等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他一方面积极拥护上面布置的政治运动,一方面私底下时刻筹划这如何给农民多弄到粮食:在高度计划经济的时代,他竟然腾出大批劳动力在荒郊野外开辟出来几百亩黑地,就是靠这块黑地和黑粮,偷偷养活了在饥饿线上挣扎的农民;他还冒险组织人在漆黑的雨夜到临村的红坡沟去“偷粮”,马长存的冒险成功了,别的村里一夜间把榆树剥成了精肚郎,还有村里饿死了十几口人,但他的大队除了吃野菜时死了一个,其他人都熬过来了。马长存有可爱的一面,也有精明世故的一面,他能在各种变迁中左右逢源,他的群众基础和号召力使他成为台地村很有威望的村官。但是随着计划经济的解体,包产到户,包产到人,他的群众基础开始动摇,他的权势开始崩溃,迷惘、困惑、绝望、衰老开始动荡着他的心灵,他逐渐成了过去式。在这个人物身上,折射了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农村与政策的矛盾,给人留下许多反思的余地。

  在一定程度上,小说性在于它的文学性。能不能称其为小说,不用满篇阅读,读上开篇两段,就可以从语言中为其定性。李明华小说的语言是文学性很强的语言,《夜》的语言是灵动、形象、鲜活的,也是充满了地域个性的乡土小说的语言。比如小说开始这样写:“太阳离西山的火烧坡还有一人高的时候,马长存已经看见了通往村口的那条土路……”;“马长存现在是个在人们的大拇指头上过日子的人……”这样的语言是属于小说的。小说有它特有的语言,小说的语言首要的因素是充分的文学性。李明华小说的语言特色还表现在他对于青海民歌、民间方言的运用,用笔自如,过目不忘,充满了地域特色,犹如徐徐展开了西部青海民俗风情的一部画卷,可以说对小说中人物的个性化与典型化塑造起了重要作用。关于他的青海民歌以及方言的运用,他者多有论述,在此不再赘述。

  细节的运用永远是优秀的小说不言放弃的法宝。细节决定成败,细节的架构反映了一个作者对小说的驾驭能力。《夜》中大柳树以及大柳树上的钟这个细节运用的就很成功。老柳树和上面悬吊着的用钢板焊接成的、口径比大柳树还要粗的钟,在一定意义上是马长存在村里威信和权力的象征,是他几十年光辉灿烂的历史的象征。过去敲钟,跟现在敲钟,马长存的心态变了,钟声的效果也变了。以前的钟声按节奏、按规则响过后不久,社员们就会齐刷刷到来,现在已经没有往日的亲切和满足。《夜》以回忆为纲,睹物思情,把一个大的命题浓缩到一个人物,具象到一些事物,细节起了重要作用。

  小说在结构叙事上显得有些拖沓,以回忆为索,但不能散,希望作者在以后的写作中,在故事架构上要多花些心思。另有一点质疑,小说人物的名字和另一部小说雷同,我不知是作者刻意为之,还是有意制造角色明星效应,再商榷。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