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兴红博客

 
 
 

日志

 
 
 
 

抉择  

2011-08-28 12:5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不起大家,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之所以重新来到这里,因为此时此刻,文学是我的精神领袖,文学是我的心理医生。

是否手术的抉择在我脑海里闪烁着无数个问号,权衡、犹豫、矛盾日日夜夜折磨着我,如果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任何一个朋友,可能他会说:神经质,精神衰弱,你已不是我原来认识的那个雍容、大气、从容、淡定的人。自认为是一个能承受痛苦的人,愿文学与我同行,请文学成为我的心理医生。

关于分流手术的抉择一波三折,从6月14号脑室扩大到目前还在摇摆中。7月5号外科对分流的意见是两可,倾向于不做手术,继续观察。我从外科办了出院手续转,同时到内科办入院手续,当时的出院病历总结上写道“患者目前头颅ct显示脑室扩大,向家属交待,有分流手术指征,交待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家属表示暂不处理。”我明白,医生当时不主张做手术,但是把责任推给家属。这条意见转到内科之后,内科大夫理解为分流手术有必要做,而家属有抵触情绪。内科主任7月26号查房,认为病人状态好转很多,包括能下地走路等,分流手术不用着急做。8月1号,五分钟发作小癫痫,用药奥卡西平,一用就得吃三年。2号组织做脑ct检查,主管大夫主张做分流手术,说如果脑积水长期压迫脑神经会造成智力上的损伤。8月9号重新转到外科准备手术,术前的各项检查准备都做好了,就等我签字了。我故意拖延了一天,因为我没有意见,我不知道该做还是不该做,当时咨询的外科大夫一直没有给我肯定的意见。结果到8月10号早晨,安排的主刀大夫面见了我。他说,主任安排他做手术,他手术做得很漂亮,但是当他看到片子的时候,他认为没有必要做手术。“如果不需要做手术,我的手术做得再漂亮也没有意义!让家属做选择,家属懂什么呀,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这种平衡性的脑积水是不需要手术的”。8月11号,又转回内科。8月16号开始做高压氧。做了三天后发现困倦,怀疑有鼻漏,停止。8月19号检查耳膜、鼻膜充血,在鼻漏排除之前卧床休息。8月22号显示脑室又扩大,可能跟卧床有关系。8月28号分流手术的讨论又提到日程上来。29号继续行核磁检查。

过程就是这样的。其间,我拿着他的片子求医,大部分的意见是两可:如果做,从脑室插管,走皮下引流,到腹腔,感染的机率大,容易出血,终生置管,如果单是脑萎缩性质的脑积水,做完没效果甚至更差;如果不做,若是脑积水梗阻型的,长期压迫脑组织,会造成高级活动能力的损伤。我曾经跟外科主任讲,之前我把您当做医生、当做专家,现在我把您当做一位长辈、一位朋友,如过您是我,您怎么选择?您只需告诉我该做还是不该做,我来做决定,责任是我的。他说,最后还是家属决定,说实话利弊很难讲。多亏后来那位主刀大夫比较明确,我们才决定暂时不做。

像这种有分歧的手术,应该需要一个大范围的会诊。也许这不是一个大手术,医生都很忙,他们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看一两张片子,不能完全了解整个病史,不能动态地分析整个过程与发展。目前病人已经拍了50多张片子,每次都是我整理好,挑选出来哪是术前的,哪是术后的,哪是最近的,我非常担心会诊的时候大夫只看最近的一两张片子就做结论。也许他们有更重要的手术,更重要的人物要会诊,但是对一个家庭来说,给新健做的前后这两个手术很可能会决定他将来的恢复进度以及我跟孩子后半生的命运和生活质量!我很慎重,但我不懂;有些事我左右不了,但我还会去做......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