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兴红博客

 
 
 

日志

 
 
 
 

送别内蒙古编剧班  

2012-07-19 09:1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的闷热,丝毫不减鲁院一分韵致,与纵深的人文景观相比,自然景观稍显无力。

编剧王兴东说,要发现生活,发现每天生活中新鲜的,与以往不一样的东西。今天我想起了这句话。7月13日,因为我们鲁迅文学院内蒙古影视剧培训班的结业,今天而变得不同寻常。

上午10点,全体学员在鲁迅文学院5楼教室举行结业典礼,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张健,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白庚胜,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中国作协办公厅副主任胡殷红出席了典礼。典礼由鲁迅文学院副院长成曾樾主持。

最喜庆的时刻,莫过于在欢庆的曲子里颁发结业证了。40位学员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学习,在五楼大教室坐了30天冷板凳,终于拿到了结业证,沉甸甸的,喜悦洋溢在他们脸上,我在教室后面站着,也倍受鼓舞和感染。

最煽情的时刻,莫过于学员的发言。用情话一样的语言,为鲁院歌功颂德;用诗一样的讲述谈自己的收获,正旭竟然把坐鲁院的冷板凳比作是度蜜月,每天盛装出席,享受这样的文化洗礼和文学风暴。沉浸其中,你不得不相信,他们说的都是真的,然后有点恍惚,觉得好像真的做了什么大付出一样。日积月累,在鲁院,我们把工作当作惯例和程序了,有时对这种夸赞,总觉得有夸张的成份,自以为是学员给鲁院的面子。

在和铁凝主席的一次采访对话中,我说过,鲁院是一个“文学情境场”,进入这个场,谈创作,谈文学,都变得天经地义和理所当然。在市场经济冲击的大潮中,出了鲁院的门,谈文学,会有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会有琴瑟无知音的失落感,可是在鲁院,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没有距离。也许,这正是我今天落泪的原因。

在觥筹交错的酒桌上,我会迷失;在商场如战场的谈判席上,我会失语;在阴阳八卦的官场中,我会缺席;但是在书桌上、在讲台上、在学员中,还有此刻在电脑前,是我的本真,我才是我!我想你们和我一样。

雅宁给我打电话,说,“赵老师每次都叫我雅宁,心里暖暖的,以前从来没有一位老师会这么叫我,不管我怎么安慰自己,今天这个下午注定是漫长的,心里满满的,堵的厉害,同时心里也是空空的,只因为与你们分别了,本来准备和大家一起坐坐,可是每位同学和老师现在的心情,害怕这种不舍与伤感会无限的放大…”电话中已经传来了抽泣声。

 

我也落泪了。我不知道怎样去回雅宁的短信,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呆了两个小时,我决定写一篇小文作为对她的回复,以及对大家的送别。

 

我不断地跟内蒙文联的领导和鲁院领导说:我们这个班是一个团结的、自律的、真诚的、好学的集体:你们在学习中互帮互学,一起畅谈剧本创作计划,一起观摩分析影片,一起讨论修改剧本;在王国元、包布仁、那恩达拉等学员有困难的时候,其他同学毫不犹豫伸出援助之手,显示了草原人的热忱和真诚;在上课结束和电影观摩后,你们悄悄地把垃圾从教室带走,显示了剧作家良好的个人素质;每次洗澡,你们心疼哗哗溜走的洗澡水,又不好意思给我反应,有的学员就悄悄地洗冷水澡……

 

滴水见真情,细节现人格。

 

你们的勤奋好学,你们的热忱率真,你们的勤奋努力,你们的执着认真,还有你们美妙的歌声,你们灿烂的笑脸……一个月的学习生活,你们已经嵌入到鲁院的记忆中,鲁院的历史里,也嵌入到我的时光隧道中。

 

这个班是自2000年以来鲁迅文学院承办的第一个影视编剧班:

第一个意味挑战和困难;

第一个意味着标杆和里程碑;

第一个是起点和转折点;

第一个是希望和未来!

 

一个月的时间太短,回首当初拟定教学计划,讨论课程设置,聘请授课教师,安排文艺活动,组织社会实践,处理日常事务……繁忙中不乏乐趣,相处中闪现真情。

 

当然也有忐忑和惶恐,也有谨慎和疲惫,如今一切都已释然,释然之后是怅然。一个月的时间太短,用半个月的时间相识,用半个月的时间分离,而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回忆……

 

我对这个班看得很重,不只因为她是第一个,不只因为我是班主任,也不只因为影视文化的蓬勃发展;而是因为你们感染了我!这是最重要的。你们的细节,你们的真诚,甚至你们对我工作的包涵,都深深打动了我。真诚是相互的,付出也是相互的,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把心也卷入了这个群体。今天我的qq里多了一个群,也是我的第一个群。

 

你们走了,把我留在了鲁院……

笑容挂在脸上,悲伤写在心底。

 

春雷说,人生就是一辆列车,有的人上车了,车上的会陪你走完一段路程,交会的时刻你们是缘分;到站后有的人下车了,他们已然完成了旅程,去开启另一扇新的大门。不要忧伤,不要难舍,离别也是必然,平行未尝不是缘分。

 

希望你们的前方是鲜花和掌声铺满,希望另一扇大门会打开更美好的风景。让列车开向成功和幸福,让飞机翱翔晴空和喜悦!

 

你们走了,把我留在了鲁院……

笑容挂在脸上,悲伤写在心底。

 

震宇说,剧作就是积累和释放。人生也是积累与释放。生活是积累,生命因为积累而充满活力和魅力;消亡是释放,事物因为释放而有容纳量,车开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大千世界的一站旅程,有的下车了,有的还会上车,生死本为一体,积累是为释放,释放又何尝不是积累?

 

朵芬说,创作与思考注定是孤独的。选择了写作,就意味着选择了孤独与承受寂寞。我几经做好准备,享受孤独。当我孤独的时候,你也在写作,因此我不寂寞。

 

雅琴说,创作是机缘,想写就写,不能写则罢。人生何须怅然,草原文化的蓬勃生命力,就在于她的宽广与厚道,在于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生命的和谐,以及人与自我的和谐。

 

想到此,我释然了,你们走了,把我留在了鲁院,你们前方是希望,我的后方是守候,希望有一天还能同踏一辆列车,重逢在鲁院……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