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兴红博客

 
 
 

日志

 
 
 
 

照亮生活的温暖书写 完成内心的文学救赎  

2013-01-14 18:0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兴红

 

莫言的获奖,系文学的胜利。街头巷尾,论及文学,有人不辨莫言是谁。繁华多元的当下社会,到处弥漫着高速发展的浮糜之美,追逐物质利益炙手可热,其场景就像热带雨林,蒸腾着旺盛的气息。在这样的热气腾腾中,谁来关注和从事文学事业?文学的力量何在?

格非说:“我愿意代表的,或许仅仅是失败者而已。正如我时常强调的那样,文学原本就是失败者的事业。”桑那浴蒸得太久会虚脱,繁茂的热带雨林恰恰是巨大的病毒存储库。从热带雨林中的果子狸、猕猴等动物体内检测出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与人体中的SARS病毒相同,证实了感染非典型性肺炎原的猜测。高密度和快速奔流的现代社会正在悄悄地传播着类似于SARS的各种精神隐痛和心理疾病,这些病毒和细菌腐蚀着人类的精神家园,啃啮着万物之灵的灵魂。SARS可以医治,但大大小小、形态各异、不同层面的心理隐疾和精神纠结,无药可治。谁来拯救我们的灵魂?

惟文学可以救赎。

文学是精神导师,是心理医生,是人生热带雨林注入的一支清醒剂。屈原写《离骚》以抒愤懑,司马迁著《史记》寄托忧思。“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太史公明确提出了“发奋而作”的文学创作理念,人处于困境中或者历经不幸后方“愤而著书”。司马迁对此解释说:“此人皆亦有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

(创作动力)文学往往伴随着人生的失意而生。格非所言失败,非及一般意义上的失败,而指的是不同层面的人都会遇到的各种挫折感、疼痛感、纠结感、失落感,这些感觉是文学创作的原动力之一。百思不得其解,欲说不能,欲罢不休,于是奋笔疾书。写作的过程,是思考的过程,也是发难的过程。

(人格修炼)反过来,苦难成就了文学,文学也拯救了苦难,走过文学历程的人,恰如完成了人生修炼的重要一课。文学的魅力在于,文学是向善的。无论多么灰暗的东西,一旦落实到纸上,变成文字,就在落笔的刹那,恰如万能的魔杖点化一样,变成了美的。文字是美的,白纸黑字,一锤定音,真正肮脏、狠毒、龌龊的东西是无法落到纸上的,能落笔在纸上生存的内容是经过作者内心修炼的结果。

(文学救赎)文学使人向善。没有苦难没有忧愁没有挣扎没有纠结也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爱,文学昭示于人的,不是小我之忧愁与苦难,而是直面创伤、战胜苦难、修复病痛的坚强与勇气,文学的使命在于照亮生活。

从创作动力到人格修炼再到文学救赎,文学,像流星一样在天空中化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完成它的自由落体以后,圆满地到达了终点。

人性、尊严、信仰、大爱,是文学永恒的主题,每一个皈依文学的人,就像信徒皈依了精神领袖,不管从前有多少忏悔与坎坷,都能在文学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仰和救赎。在文学的昭示下,作家们在历经一字一句的敲击与锤炼之后,可谓千锤百炼,一定会到达圆满的彼岸,一种境界,是不精通文字的人难以企及的。

文学是星星透过林隙洒下的无数银色的碎光,不管天幕有多黑暗,她总能执起一方光明,即使微弱不能照亮别人,足能照亮自己的生活。每一位作家,就像手执一烛星光的文学信徒,繁星点点,共同撑起了文学灿烂的星空。

怡霖,就是这样一位作家。

时间在她那里是奔跑的。怡霖,多么甘甜的名字,读来有一种沁入心脾的滋润与渴望,如果说最初因为喜欢它而关注她,真正打动我的是她文字的蕴涵与真情。怡霖是近几年成长起来的后起之秀,她在短短五年内创作了数部散文集,《岁月追风人》、《月上柳梢头》、《追梦霞满天》、《人约黄昏后》,从书名和创作速度上看,她就像《罗拉快跑》的那个女孩,一路狂奔,起点虽晚,步步为进。家乡的溪流和井水为她提供了生生不息的灵气和源源不断的养分,创业的艰难与文学的执著为她牵引方向,使她长出美丽的翅膀,飞向中国文学的天空,加入当代文学的雁阵。

时尚睿智、大步流星、喜欢驾车,在她身上能够清晰地看到速度。与作家——坐在家里的传统作家不同,她所有的文字都用手机创作,随时随地,随行随记,如许数年,她坚持这一特色,行旅羁途,自由拾捡,她是第一个也是我的视野之内唯一坚持手机创作的作者。

手机创作、网络书写、莫言获奖,这些现象不断地预言与昭示着文学的复兴!上个世纪80年代文学热潮过后,市场经济大潮之下文学一度低迷,应时代的召唤,因文学自身亘古不变的魅力和本质属性,文学正在悄然雄起,并掀起她神秘的面纱走进新世纪。

新世纪需要文学。

虽没有和怡霖本人交流过,怡霖的创作动力一定是她内心的纠结和疼痛。其中“母亲的过世”使她陷入深深的自责,也是她永远难以释怀的情结。“记得那个夜晚阴森可怖,独自出去找寻晚归的母亲,不由自主走入郁郁暗暗的树林。繁茂浓密,夜的幕布严严实实地垂了下来,心中充满了悲伤和恐惧。风从远山深处生起,掀起阵阵林涛,发出阵阵呜咽,有一种生之壮阔与悲凉。”在她的几部散文集中,几乎每部的前部分都会涉足“失母之痛”:

十年前,母亲得知我身疾卧床,即日动身,千里奔波到漳州,为我侍食熬药。在去菜场的一个清晨,命丧车轮。那些日子,我悲痛欲绝,彻夜难眠,以泪洗面,浑身不停地发颤,原本多年来保持一百多斤的身体骤而消瘦至八十斤。

在《声声慢》、《温暖的隐痛》、《路那头的颤栗》、《那年豆花香》等多篇散文的主角是瘦弱、坚韧、勇挑养家大梁的母亲形象。怡霖的亲情散文追述远去的乡村生活,鲜为人知的往事,即使踩着同一时代的脚印走过来的同龄人,在日新月异的社会变迁面前,过去的点点滴滴渐行渐远渐被忽略。一旦掀开岁月的篇章,浓厚的真情扑面而来,这样的题材也许比当下的都市生活更能打动人。怡霖写出亲人们曾经鲜活淋漓的历史,以及他们面对贫穷的奋斗、挣扎和浓浓的亲情,不失对生活的希望。

以上这一类可以归为亲情散文,作者还有两类散文也很有特色。

二警世散文。怡霖的散文寓情于景,寓理于物,在景物的白描中通悟人生意义。比如在《月之绪》,由一轮轻风白月,生发出对人世间争斗的叹息。“从小吏到皇帝,每一时代每一时刻每一个角落,几乎都在争权夺利。多少不择手段,无惜亲情,朋友反目,玩尽心机,兵戎相残……几千年大悲、大愁、大恸、大苦的撞击,月却始终没有丝毫的损伤,始终高悬,造福子子孙孙。”《风情万种话平和》由灵通山的秀美风景,研发出审美的意象和图腾,表达对生命的赞叹。“美,源于自然,蕴于自身,取之于一颗平和之心。回归平和之心是必然的,也终将成为现代人不懈追求的主题。美本身是一种接受和品味乃至欣赏的过程,失却了耐心就等于失却了生活的热情和品味乃至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人类就再也找不到诗意的栖息地。愿我们的生命和生活,如春日般平和,如春花般美致,如平和般静好、悠长。”

三物性散文。在《狼族》《猴性》等篇章中,揭示了动物和人类的相似性,挖掘二者在某种程度上的共性,如母爱、智慧、凶残、勇敢、阴暗、团结、自私,在基本的生存尺度和道德制度上,指出动物王国的法则甚至优于某些人类道德滑坡的现象,婉转地给人以善意的批评和警示。怡霖笔下的动物谓之“精灵”,最精彩的当属《苍穹之王》,文中塑造了苍鹰坚定、果敢、威猛的精神风貌,不愧一代枭雄,苍穹之王。这里面有几个细节描写:

1、鹰的自残重生。鹰的一生能达人类的古稀之年70岁,但是到40岁的时候,因为不停地翱翔、搏击,它的容颜明显出现了衰老,往日锐利的喙和爪都已生出了厚厚的角质,过去华丽的羽毛,难以再敏捷地竞技蓝天。在这生死抉择关头,为了搏击长空,它毅然决然,紧闭双眼,甩起头,将喙用力砸向坚硬的山岩,霎时,鲜血四溅,这样一次次一天天,笨拙的喙全部断裂,落下峭壁,新生的喙又锐利如初。然后,鹰再用新生的喙,猛力地啄向自己爪上厚厚的趾片,将连着血肉的厚趾一片一片撕扯下来,日复一日忍受着巨大的疼痛,终于一口一口把笨重的角质撕扯殆尽。为了重上蓝天,它又忍受着巨大的疼痛,用锋利的爪,拼命撕扯身上厚重的羽毛,一根一根全部拔光,直到长出新的翎羽。经过5个月的蜕变,苍鹰勇敢而坚定地直面生命中的剧痛蜕变,之后像火鸟一样涅磐重生,重新获取的新生命依然所向披靡,威猛无敌,直到风烛残年。

2、鹰的严格教子。自从小鹰刚长出几片硬翎,鹰爸妈就不允许它们玩耍打闹,必须练习拍翅膀,天天练,吃饱就练,倘有偷懒现象,老鹰就用铁凿子般的嘴、钢板般的翅膀拍打。一只鹰如果没有钢铁般的翅膀,锥子般锐利的眼睛和强硬无比的爪,怎么有资格当苍穹之王?自然界是弱肉强食,优者生存,不像人类可以有官二代、富二代。到一定时候,鹰爸妈又把小鹰翅膀上的羽毛一根一根咬断,让羽毛重新长起来,这样的羽毛会比原来坚硬十倍。然后就把两只小鹰推出悬崖绝壁,让它在峡谷挑战飞翔,从此拒绝它们回窝,真正是“拓展训练”。经不起风浪不能独立猎捕的小鹰,就死去;反之,生存下来,成为真正的“苍穹之王”。

3、鹰的壮烈之死。王者就是王者,生不平凡,鹰之死也拒绝平庸。它们死时,不让子女和别的鸟类送行。它自己悄悄地离开窝巢,向远处飞去,飞去,在那荡荡的天宇,一次又一次冲击,直到耗尽全部精神和力量,然后突然收拢巨大的翅膀,如箭一样向下直射,扎进瀑布冲泻的深潭,或悬崖绝壁下的深海。水深得连羽毛都无法浮起的水域,就是“苍穹之王”的最后归宿地。它深深的为一切失去生活本能的灵魂而悲哀,它直射苍穹如一支疾箭,从万米高空俯冲而下,一声长唳山鸣谷应;那气势,仿佛天地都为之屏息。

怡霖其人充满豪情与英气,她的文章亦有男子之气,在《苍穹之王》中有明显表现。历经千锤百炼的怡霖,内心涌动着永期向上的奋进力量,在苦难和贫穷面前,她没有怨天尤人,在困惑与慵懒周围,她拒绝与平庸为伍,她用自己的手脚不停地探索,进城、经商、跋涉、办实业、写作,最后终于翱翔到中国文学的天空,完成了自我的文学救赎,她何尝不是一只蜕变重生的苍鹰呢?

总体感觉,作为70后作家的怡霖,循着她做人为文的真诚原则,用自己的良知与作品捍卫着人性本真的尊严,用诚实的态度去书写生命历史,文中处处闪烁着才情与灵感,亦有美文写作的品相,惟有系统性和哲思性的挖掘上不够深入,读起来有意犹未尽之感。“散文之神”不能散,希望作者在以后的创作中,改善随笔随行的书写方式,在一个文题的写作上尽可能往深度开掘,加入哲理性、思辨性,愿与之商榷。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