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兴红博客

 
 
 

日志

 
 
 
 

重视小说写作的结尾  

2014-08-02 21:4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兴红

爱情是命运。对于爱情来说,不是付出了努力就一定会成功,成功有它必然的规律,是机遇、缘分、命运等各种因素的总和。不仅是爱情,事业、工作、生活等其他事情往往也这样。

安徽籍作家潘正伟的小说《幸福曾经靠近过》,讲述了一个失足女子的情感悲剧。小说的题目叫“幸福曾经靠近过”,从她的情感经历分析,幸福从来都没有光临过。

她与初恋男友因为年少轻狂,走上了一条贫穷和绝望的道路,为生活所迫,被迫陷入了堕落红尘,还有深深的绝望之中。

就在她想要放逐自己时,她遇上了一个拯救她的男人,这个男人自信而美好,干净而温和,更重要的是,他善待她,喜欢她,他们恋爱了。这段感情给她带来了希望,她决心甩掉以前泥潭一样的过去,用积极努力的心态去学习和重新生活。

就在她想要开始新生活的时候,这个男人却把她打入了地狱。他是个理智而克制的男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使她改变,他对她的过去从来都很介意。他拿她的过去来践踏她,在她过去的伤口上撒盐,让她泯灭了所有的希望。

为了结束这段感情,他用卑鄙的手段欺骗了她。虽然他没有说出赶她走,但在他的羞辱下,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她主动离开了。

如果说她第一次的绝望,是对生活的绝望,别人还可以拯救的话;那么这一次的绝望,则是对命运的绝望,已无人能拯救她。

唯一能做的是自我救赎,可她已经没这个能力,她所有的希望都随着他的离开而离开了。

小说批判了男人的始乱终弃,从另一视角剖析了情感在男人和女人生命态度中的不同比例。尤其表现了上层男人对待感情的虚伪、自私,他们轻易的一次施舍,可以拯救一个人,他们轻易的抛弃,也可以置一个弱女子于死地。通过读这篇小说让读者反思,对待情感的态度决定了一个人的生存态势和命运状况,能否正确处理和对待爱情问题,反应了一个人的思想境界和对待生活的能力。

小说揭示了女人陷入情感的漩涡而不能自拔的悲剧。在她的成长过程中,爱情是她生活的主导因素。初恋时的年少轻狂,导致男友违法,他们没有按照正常的社会规则去处理问题,而是从此他们走上了一条逃亡的不归路,她后来的堕落失足与此有直接关系。当拯救她的男人离开之后,由于她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除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她已经没有能力来开始新的生活。

爱是一种能力。放弃爱,更需要一种能力。

自古以来,爱是分层次的:第一个层次的爱情是“悦耳悦目”,就像饱、暖、物、欲,带给人初级的快乐;第二个层次的爱情是“悦情悦意”,就像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带给人精神的快乐;第三个层次的爱情是“悦神悦志”,就像付出、奉献、使命一样带给人灵魂的快乐。我们倡导灵与肉相结合的精神快乐和更高级的爱情层次,不要玩弄感情,也不要把感情当做生命的唯一寄托。

小说的结尾是这样写的:“是谁说过,有些感情是指甲,剪掉了还会重生,无关痛痒;有些感情是智齿,拔去以后,永远有个疼痛的伤口无法弥补;但,还有些爱情,是命运,被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就碎了。”

这篇小说的所有精华都在这个结尾上,结尾是点睛之笔。如果说她对初恋男友的爱是指甲,剪掉了还会重生,而初恋男友对她的爱则是智齿,拔掉后永远有无法弥补的疼痛,最后为她铤而走险;而她对拯救她的那个男人的爱情就像是被拨弄的命运,碎了之后已经没有能力进行自我救赎。

作家在结构一篇小说时,一定要构思好结尾再开篇,小说的结尾在整个篇幅中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结尾才是表达作者所有的思考,表现创作者所有的观念。作者的需求就是结尾,你可以这样结,也可以那样结,怎样结尾表达了作者的创作意图,对社会的看法,对人物的思考都表现在结局上。

有一个剧作家说,发现了一个好的结尾,就开创了一个剧本。

刘庆邦的小说《鞋》,他曾经表达过,宁肯舍弃这个小说,也不愿舍弃这个小说的结尾。小说本来是写农村的姑娘要给他的未婚夫做一双鞋子作为定情礼物,写做鞋、送鞋的心理过程,把鞋送给那个人,小说就结束了。但是作者又加了一个后记,使这个小说蒙上了一层悲剧的色彩。“第一次回家探亲,我把那双鞋退给了那位姑娘。那姑娘接过鞋后眼里一直泪汪汪的。后来我想到,我一定伤害了那位农村姑娘的心,我辜负了她,一辈子都对不起她”。其实这个后记才是作者创作这篇小说的动机和想要表达的东西。如果没有这个后记,小说就变成另外一个小说了。

回族作家李进祥的小说《换水》,小说写了一对农村夫妇到城里打工的辛酸历程,从最初对城市生活的憧憬、向往、犹豫、担心,到面对现实的不公、受辱、挣扎,再到伤痕累累之后回归家乡的过程。女主人公为了给丈夫治病挣钱,染上了性病,最后他们一致同意回到家乡清水河畔,小说是这样结尾的:“清水河的水好,什么病都能洗好。”这个结尾一出来,知道李进祥他不是赞同写农民工进城,他是想写农民要守护家乡的清水河,守护他们回族的传统。如果他写“清水河的水苦,虽然能治病,但总没有城里的自来水甜”一句话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作者的整个创作意图就变了。

江耶的《你的短信很好玩》反应了一个时代问题,即当下整个社会都在玩短信,短信是恋爱的主要方式,短信也是婚外恋的导火索,与以往的“鸿雁传书”“月上柳梢”不同,新媒体时代的爱情故事已经演变成手机短信、微信传书了。(如果可以,这段可不提)

潘正伟这篇小说的价值在于,他让我们看到了一篇小说结构的精巧以及凝练在结尾处的升华,从细微之处可以断定,他是个有潜质的小说家,我们期待他有更好的作品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