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兴红博客

 
 
 

日志

 
 
 
 

作家的幸福  

2014-10-05 22:5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承志在他的《心灵史》的序言中写道:“做一支哲合忍耶的笔,写一本他们不顾死活保护的书”。里面讲了一个故事,一位师傅带着两木箱书在固原的一个小山村里读书办教,住在一户人家里。后来他投身起义,家里的娃娃和女人守着这木箱书。官兵来搜查,女人死在乱刀之下,但是没有找到那两箱书。四十多年后,哲合忍耶能够公开了,这家人的后代找到了师傅的遗腹女,正式把那两箱书还给她。张承志在序言中写到:去年我看到并浏览了这两木箱书,木箱子很旧,书籍大多霉黄了。我说不出自己的感动,我觉得,只有这些书是幸福的。我也写了几本书,也蘸着他人不知的心血。但是我没有看到读者对书的保卫,只看到他们不守信用地离开。”

当他决定写《心灵史》的时候,他认为这部书是他文学的最高峰。因为《心灵史》不仅讲述了回族和各种异族的故事,而是含有人,做人,人的境遇,人的心灵世界和包围人的社会、人性和人道,这里有一片会使你感动的人的光辉。他说,一想到这部书将有几十万人爱惜和保护,我的心里便充满了幸福。这才是原初的、作家的幸福,为了夺取它,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任何苦楚都是可以忍受的。

写一本被读者爱惜和保护的书,哪怕一本就够了。有的作者写了一摞的书,海量的电子版网络小说,自己也不记得都码过什么字了。于己是浪费生命,于人也是浪费生命。反复打磨一本令读者非常爱惜和非凡保护的书,一想到读者的关爱,自己对书的关爱便值得了,这应是作家的幸福。

在我看来,具体的技巧在我看来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有一种理念,有一种观念植入你的文学观当中,在以后的写作中吸收什么,借鉴什么,视野要放到什么样的开度,你的视野一旦打开,写作会上一个很高的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